原创 足球内伤首富

  “苏宁与意向企业未就债务达成一致”,3月22日传出的这一则消息,让江苏球迷又开始提心吊胆。

  去年中超,苏宁在家门口苏州捧得2020年中超冠军奖杯,这是江苏足球史上获得的中国足球首个顶级联赛冠军。

  好景不长,2月28日江苏足球俱乐部(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官宣停止运营,球队解散开始进入实质阶段。

  苏宁停止运营江苏足球俱乐部,不仅让江苏队成为中国职业足球史上首支解散的顶级联赛卫冕冠军球队,也把江苏足球推上了风口浪尖。

  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创于1994年,也是甲A联赛的创始球队之一。从底蕴上来说,江苏足球算得上中国足球老牌劲旅。

  2000年江苏舜天成为球队主投资商,球队和俱乐部更名为江苏舜天,但舜天接手后球队一直混迹于甲A和甲级联赛,甚至一度降入乙级联赛。

  直到2009年才冲超成功,2011年,江苏舜天集团和江苏国信集团重组合并,江苏国信就此成为主投资商,球队开始以江苏国信舜天之名征战中超。

  2012年国信舜天夺得中超联赛亚军,2013年获得超级杯冠军,2014年获得足协杯亚军。

  2015年在苏宁收购国信舜天的当年,国信舜天刚刚获得足协杯冠军,也算给苏宁递了一个拿得出手的“投名状”。

  2015年,苏宁集团以5.23亿的价格从江苏国信集团手中收购了江苏国信顺天俱乐部(国信舜天)。

  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苏宁搞足球绝非是一时兴趣,“我本人就是个超级球迷,我最喜欢的是德国队”。

  苏宁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当时更是表示,苏宁要做百年企业,俱乐部也要做百年俱乐部。

  自恒大2010年进入足球以后,长期占据中超冠军宝座,2013年和2015年更是两次夺得亚冠冠军。恒大品牌效应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一时间房地产大佬和电商巨头纷纷涌入足球。

  2013年3月,苏宁的死对头京东和中超联赛签下5年赞助合同。一年以后,阿里巴巴斥资12亿获得恒大足球俱乐部50%股权,球队更名为恒大淘宝。

  苏宁入主江苏足球,尽管进军足坛落后于京东和阿里,但却是唯一一个全资收购球队的电商巨头。

  在苏宁从国信舜天手中接手球队时,苏宁董事长张近东便喊出了“5年夺冠”口号。

  不可否认,在苏宁入主江苏足球这几年,江苏队确实也是取得了一些成绩。苏宁接手江苏足球后不仅先后引进了拉米雷斯、特谢拉等大牌外援,也吸引了吴曦这样优秀本土球员加盟。

  截止现在,江苏苏宁已经获得了上赛季的联赛冠军以及足协杯的亚军,而国际米兰也在意甲战场大放异彩,极有可能在苏宁集团的带领下打破尤文图斯多年对冠军的垄断。

  2016年苏宁出资140亿元认购阿里巴巴1.05%的股份,阿里则出资283亿元成为苏宁第二大股东。

  开始疯狂买买买,不仅在文体领域买下江苏男足、国际米兰及电竞战队,还在物流、地产、影视等领域砸下重金。

  现在来看“以多少亿买下某一联赛未来几年版权”这样激进的决策也暗藏了资金危机。

  而后续逐渐因为无法如期付款违约导致西甲版权流入爱奇艺体育、英超版权落入腾讯体育等竞争对手手中。

  2015年苏宁集团旗下上市平台苏宁易购的股价曾涨到过23.54元的高位,但随后因为种种原因,苏宁易购股价一路下跌。

  直至此次引进深圳国资,苏宁的危机才得以缓解,也间接证实苏宁资金链存在问题。

  在苏宁历史性夺得2020赛季中超冠军当晚,很多人都在猜测老板张近东会怎样奖励球队。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苏宁集团只是给球队一份由张近东签发的“通报表扬”嘉奖令。

  如果说夺冠之夜的不寻常反应只是引发了外界疑惑,那么2021年苏宁集团春节团拜会上张近东提出的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更加印证了苏宁撤出足球的决心。

  金元足球的确在俱乐部层面为中国足球在亚洲赢得了荣誉,但是大手笔投入导致俱乐部连年出现巨大的亏损也是不争的事实。

  今年年初,多支球队相继被爆出财政危机,苏宁在联赛中期就传出欠薪传闻,赛季结束后,一切渐渐浮出水面。原来俱乐部已经严重欠薪,不仅承诺的2000万夺冠奖金没有兑现,还欠着队员三个月的薪水。

  如果仔细查看苏宁旗下上市公司苏宁易购的财报就会发现,苏宁易购连续六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电器短期借款为201.87亿元,但其货币资金仅有约124.66亿元。流动负债总额1099.67亿元,苏宁易购流动资产为1072亿元。

  据苏宁易购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20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50亿元至亏损34.53亿元。

  2017年,苏宁易购首次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扣除成本后实现净利润约32.85亿元;2018年5月苏宁再出手,套现56亿元;2018年末苏宁清仓阿里,获利52亿元。

  对于俱乐部的亏损,足协主席陈戌源曾明确表示,“中国足球俱乐部这些年投资比较大,回报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一个俱乐部在财政上不能持续发展,打造俱乐部是空话。如果我们不能可持续健康地发展联赛,中国足球的根基就可能发生地震塌方般的变化。”

  拿2018赛季来说,中超俱乐部平均收入为6.86亿人民币,平均支出为11.26亿人民币,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4.4亿人民币。

  就拿中超成绩最好的广州恒大来说,也是严重亏损。据《足球报》估算,从2010年3月接手广州队至今,11年过去了,恒大足球一共投入了130亿,按照财报估算亏损约为73亿。

  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公布支出帽、注资帽、亏损帽、工资帽和奖金帽等一系列政策,意在给金元足球降温。

  此外,足协针对球队名称中性化的规定,或许也是让张近东和苏宁集团萌生退意的原因之一。

  在球队名称中性化制度出台之后,这压倒了许多中甲中乙级别球队靠微薄的广告效益赚钱的足球投资人。

  苏宁自然也不可幸免。更名成为江苏队之后,苏宁通过足球广告“出圈”的影响力将遭到极大的打击。

  过去十年,投资人为了追求成绩,对足球进行疯狂的投入,随之也带来了巨大的泡沫。

  不可否认,中超俱乐部在亚冠赛场上给球迷带来了很多快乐,然而国家队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3月19日晚间,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新闻1+1》栏目采访时表示,苏宁要达到新赛季准入门槛比较困难,已经和投资人进行了沟通。这似乎也印证着当前江苏队面临的困境。

  而在苏宁宣布停止运营江苏足球俱乐部后,另一支在中甲的江苏泰州远大足球俱乐部被球迷认为是最有可能扛起江苏足球大旗。

  坊间传闻,泰州远大将被改名为江苏队。然而,仅仅一个月后,这支极有可能扛起江苏足球大旗的球队突然宣布退出足坛。

  但是,此前泰州远大按照足协的要求,提交了联赛准入材料,工资奖金确认表也不存在问题。

  泰州远大2017年成立,2018年冲乙,2019年冲甲,2020年中甲获得第六。

  根据《东方体育日报》表示,泰州远大的解散并不是因为资金问题,而是因为相关方面希望远大远迁南京,保留因苏宁退出留下的足球资源,但由于一些核心问题未达成一致,谈判最终失败,远大解散。

  远大为什么解散或许是来自多方面的因素,但是苏宁撤退留给江苏足球的后遗症还在发酵。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苏宁也正在跟有关方面进行积极的沟通,寻找意向的接盘方,但是截至发稿前,苏宁跟有关方面的沟通并不太顺利。

  3月22日晚间,吉翔发文告别球队。这似乎也透露出一直在期待希望出现的球员也快坚持不住了。

  苏宁撤退,但从企业商业投资的角度出发无可厚非。但是足球不是单纯的商品,它背后有一群热爱它的球迷,功利性的进入与撤退,无疑是对球迷的一次辜负。

  回溯民营资本风头正盛的时代,进入足球的大佬犹如过江之卿,但大潮退去,留下什么?至少不应该只留下球迷在失望中等待。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